九月 142012
 


《Sunny》電影真的在2011年4月韓國全國放映。還成為韓國票房第一。之後被香港電影發行人蕭定一先生收購了香港版權,在香港以新名字《陽光姊妹淘》在2012年4月上映。口碑直迫去年的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。也被喻為女版那些年。2012年7月在香港發行Blue Ray 及DVD光碟。

似是故人來

各人大笑一輪,秀智先開口:「我是否剛錯過一場精彩表演?」
真熙:「你這個臭三…不…你為什麼現在才來呀?」
秀智:「廿五年光境,真熙還是愛說髒話。」
金玉:「老毛病,她戒不掉的。你還是明艷照人。」
這時律師發覺自己不適合現場氣氛,就此別過。
大家相視一笑,一擁而上。歡笑聲此起彼落。彷彿靈堂歷史中,不曾出現如此畫面。
秀智:「真想不到廿五年首次重逢,已是陰陽相隔。春花得了什麼絶症?要先走一步。」
金玉:「她身患癌症,痛苦了很久。」
玫瑰:「早點上路,早日解除痛苦。她是大姊,便當作先峰吧。我們晚點跟來。」大家都低下頭。
娜美:「你去了那裏,為什麼我們找不上你?」
秀智:「自那件事後,家人怕我再做傻事,我們舉家移民加拿大。我在加國唸完傳理系,一直留在華語電視台做幕後工作。三天前剛回來,因要和韓國電視台談洽韓劇傳播事宜。昨日我看見SUNNY召集公告,所以前來看看。殊不知…」
玫瑰:「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你呀,尤其是大姊春花,她立下誓言,一定要我們七公主重聚。」
秀智:「其實那次受傷,只觸及表皮。根本不會留下疤痕,但我內心深處,卻留下不能磨滅的創傷。我沒有勇氣去面對,所以一直留在加國。你們安好嗎?」
除後眾人尾尾道出各人過去生活,說到傷心處,淚如雨下。只有秀智眉頭緊鎖而矣。
娜美:「各人臉上的妝容全塌下,還是只有秀智冷酷無情。」
秀智:「眼淚在心裏流啊!七公主如果全部嚎哭,如何面對外敵。從前七人上陣,總是要我典後。大姊永遠一馬當先,想不到她現在還是這樣念舊,義氣長存。總是要照顧我們為先。她死前立下的遺囑,想是對我們最後一次的考驗吧。」
福熙:「誰人敢在此時此刻出席葬禮。她永遠是這樣,別出心裁。」
玫瑰:「從前打架生事,她都是這樣。鬼主意多多。 」
此時天色漸明,眾人目光全落在靈堂鐘上,緻細一看,原來已是上午六時三十分。
娜美興奮地道:「不如大家一起吃早點? 」
真熙:「你這麼快便用隊長身份出主意。 」
玫瑰:「那麼我用前副隊長身份召集吧!我今個月是保險銷售女王,我請客。」
金玉:「帶埋春花素描,我們七公主重逢首次開餐。」

福熙:「一定要。」福熙拿下素描,各人七咀八舌,說要吃放題各項菜色,邊走邊說笑地下樓梯。玫瑰聲勢浩大,驚動了梯間兩名清潔女工。
清潔女工甲輕聲道:「哪有人在靈堂裏高談闊論吵着要吃放題?真不要臉。」
清潔女工乙回敬道:「我估多數是分到巨額遺產吧!而架電視劇時常有的情節。」
清潔女工甲:「唓,我都估到。」

 

咖啡王子一號店

咖啡店中有一排近窗的座位。座位上有兩位中年女士,談天說地。時間是下午三時許。
娜美:「你何時戒掉抽煙習慣?」
秀智:「發生事件之後。」
娜美:「我上月回母校,問起弄傷你的女孩,原來她一直被關在瘋人院。你恨她嗎?」
秀智:「從前是有恨意,但想回來這是毒品害人,毁了她一生。我有一段很長時間不敢步進酒吧。偶然看見有人手持玻璃瓶。我混身發抖。我想是我自己的精神沒有康復。這次回國,看了你們,說出自己多年來的感受,心情好了很多。」
娜美:「你便留下來吧。這裏才是你家。」
秀智:「我本是回國談洽傳播事宜,殊不知要出席大姊春花的葬禮。待她入土為安,已花上三星期,機票已改了三次。我是加國華語電視台副行政經理,不容許待太久。上次在葬禮中,福熙和金玉也要求我留下。我只可答應你們每年大姊的死忘,我們六公主會聚首一堂。」
娜美:「真想不到從前愛在攝影鏡頭前拍模特兒照的你,今天做了電視台高級行政人員。從前愛裝酷,現在愛逞強,你何時才嫁人?」
秀智:「現在單身很好,我不愛現在韓劇中的男一號性格,整天哭哭啼啼。算是什麼男子漢。」
娜美:「日文名詞稱呼你做敗犬。」
秀智:「華人潮語喚作剩女呢。」
彼此相視一笑。
娜美:「你有沒有找上俊浩,他現在是古董唱片店老闆,你年少時不是喜歡他嗎?」
秀智:「我找他幹舎。中看不中用的男人,整天只愛聽舊時代樂曲。思想還是停留在八十年代光境。」
娜美:「有一次集體旅行,是夜你為何和他親吻?」
秀智:「記不起了。我真有和他親吻嗎?我想我們當時只是想借親吻來驅走彼此心中的寂寞吧!你未加入七公主之前,我是和他拍過拖。為期三個月,我愛拍照看書,他只顧聽音樂。問他將來是想當歌星或是做唱片製作,他回答我只想聽音樂。這種人,女兒家怎可能付扥終身。」
娜美心想如果當日我主動找他,是否可以跟他發展,心中泛起很多個早知及如果等。但心想自已的女兒已十七歲,她明年都要入大學,為何自己還是想過去。
秀智猜透了娜美心中所想。當年她眼尖,她是第一個看出娜美對俊浩有意。但其餘六公主都知如果說穿了俊浩只是對娜美如小妹妹看待。只會帶來很大的傷害。最後六人都守口如瓶。
此刻兩女面面相覷,馬上轉移視線,生怕對方看穿自己的心事。
娜美心虛,馬上轉話題道:「這所咖啡店前身是用來拍韓劇的。現今韓劇女藝人的氣質,找不出一位可以勝過年輕時的你。」
秀智:「你不是勸我當幕前吧!我年少時確是很嚮往藝能界。現今的女藝人,自殺成風。跟荷里活明星一樣,酗酒,蘫藥,生活荒淫。精神壓力超過自己可以承受時,很易行歪路。如果我留下來,我會開辦一間書店,出售心靈書籍,值此提升情緒控制能力。如果我的情緒病可以早日康復,當日我唸完大學便可以回國。」
娜美:「現在你回來,大姊又不在,Sunny團隊缺一人,連一張完整合照都不能拍下。」
秀智:「大姊人不在,Sunny精神還在。年少時的DJ把我們七公主賜名為Sunny。意味着陽光放晴意思。我們理應把Sunny精神發揚開去,感染其他人。」
娜美:「時下的韓劇,十居八九都是悲劇。要感染身邊人,談何容易。你是電視台行政人員,最清楚不過。」
靜了片刻,兩女心念一轉,互相對望。彷似很有默契,同時搶着道:「不如把Sunny事跡搬上銀幕。」
秀智:「你畫功了得,你來當插畫師。」
娜美:「你行政最強,你來當電影統籌。玫瑰閱人無數,由她來當公關。福熙和真熙便當美術指導,金玉充當編劇。」
秀智:「就這樣安排吧!可以把Sunny光輝發揚給觀眾,實是美事。」
娜美:「如果大姊還在,她一定很安慰。那你便留下來吧!」
秀智:「我回加國安頓好我的工作岡位,馬上回來跟你們合作。決不食言。」
娜美:「從前擱下的功夫,終可重見天日,值着自己還年青,重拾兒時夢想。你預計電影可以何日上畫?」
秀智:「明年四至五月吧。即是2011年年中。」
娜美:「電影名字便叫《Sunny》。」
秀智和娜美此時把兒時趣事遂一細數。風花說月,笑聲不絶,充斥一個下午。

 

 

撰文: 原少風

〔原少風, 原名蕭鷹雷-資深電子商貿及品牌策略顧問,斷致力推動網絡推廣技術,提升網民領導水平及行政人員工作態度。

回應

回應

Powered by Facebook Comments

 Posted by on 2012/09/14 at 12:38:50

 Leave a Reply